故事:女儿婚后一直未孕,我偷偷调查却发现她隐瞒3年的婚姻假象

2023-05-16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999)
助孕就是人工受孕吗

本篇内容为虚构故事,如有雷同实属巧合。

1

“我王爱红的女儿绝不能比别人差!必须在30岁之前生孩子!”

王爱红是我的母亲,她的声音像一个无穷放大的扩音器,响彻整个房间。

从小到大,她的每一句话都以“我王爱红的女儿”开头。王爱红的女儿学习不能比别人差,王爱红的女儿工作不能比别人差,王爱红的女儿结婚不能比人晚,王爱红的女儿生孩子不能比别人晚。

“你到底听到没有?我和你说话呢!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哑巴似的女儿?”

我坐在餐桌前默默地扒饭。这些年我早已学会了无声反抗,非暴力不合作。

“我王爱红的女儿今年必须生孩子!你要再不行动,我就亲自找廖远航了!”

“别!”

我知道王爱红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女人,电话短信微信邮件轰炸,当面质问,拖走强制体检,甚至寄各种药品到廖医生的单位,她都做得出来。

这种被监视、操控的人生,我一个人过就够了,别再骚扰廖医生。

“我会想办法努力的。”

哪家助孕公司最好啊

“不是努力!是确保!我王爱红的女儿今年必须生孩子!”

怎么必须?我和廖医生结婚三年,却连手都没有牵过呢。

廖医生是我的第35个相亲对象。

三年前,我在王爱红的威望下,被展示给一个又一个陌生的男人,但凡他们露出满意的面孔,我就会慢悠悠地说:“结婚可以,但我有一个要求,拒绝婚内同房,不是指婚前,是指整个婚姻,都杜绝。”

我吓跑了所有的相亲对象,直到遇到廖医生,我还没开口他先说了:“婚后不同房。”

我饶有兴致地看着廖医生。他穿着白色衬衫,手指修长,戴金边眼镜,整个人温文尔雅,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想到了斯文败类、衣冠禽兽。

据王爱红介绍,廖远航,心理医生,主攻情感婚姻,30岁,身高185,体重80kg,不近视,无不良癖好,家族无遗传病,基因良好。英年才俊,优秀卓越,前途不可限量。要不是因为爷爷突发脑溢血,生命垂危,需要火速结婚给爷爷冲喜,这样的好男人也轮不到我。

我倒是觉得,果真如此完美的男人,屁股后面应该很多女人追吧,又怎么会相亲呢?

王爱红和对方一拍即合,火速操办了婚礼。

我和廖医生火速结婚,火速住在一起,火速开始了婚后生活。

走出王爱红的小区,廖医生正站在门口,嘴角含笑调侃道:“需要心理疏导吗?”

“收费吗?”

“鉴于你是我太太,可以免费。”

廖医生是近几年业内公认的后起之秀。如果不是嫁给他,也许和他对话的每一分钟,我都得刷卡。

“其实,你不必事事顺着她,你可以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。”

三年的朝夕相处,廖医生知道王爱红对我的控制,我也知道廖医生和他母亲的疏离。

廖医生希望我能脱离王爱红,我希望廖医生能和他母亲和解。但是,我们谁都没有做出改变。相视一笑,我们知道这个话题又要就此打住,无疾而终。

回到家,廖医生帮我烧了暖水袋,热了牛奶,像叮嘱小孩子一样叮嘱我:“不要熬夜,早点休息。”

我捏着被廖医生塞好的被角点了点头。我是一个人情很淡薄的人,太亲密的关系会让我窒息。但和廖医生相处的三年时光,我感到很舒服。甚至连这种弥漫着浓浓养成感的暧昧氛围,都让我觉得好像还不错。

廖医生帮我关了顶灯,然后抱着枕头被子去了书房。

2

可以去找助孕

第二天,我正琢磨怎么在和男人不发生什么的情况下能有个孩子,就见办公室里,白洁努力压低嗓子,但还是掩饰不住地咆哮:“他竟然要和我离婚!他竟然因为那方面不和谐要和我离婚!我知道我们的婚姻有问题,这些年我们总在争吵,上周我们下定决心去参加了婚姻咨询,没想到问题的核心竟然是这个!这也算问题?!”

Tina漫不经心地看向办公室门口,若是此时有学生路过,刚好可以免费上一节教育课。

我的到来并没有打断白洁的哭诉:“白天上课,晚上回家带孩子,一年365天无休,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,少几次怎么了?我为这个家操碎了心,没短他吃,没短他穿,他竟然要和我离婚!”

白洁丝毫不顾忌自己端庄正派的英语老师形象,只顾着一吐为快:“现在哪个家庭不是这样?车子、房子、孩子哪个不花钱?他有精力出去多赚钱啊,在我这下什么功夫?”

“那你们一周到底几次啊?”Tina边擦口红边问。

“两三个月一次吧,我也不知道,谁记那玩意儿啊!”

“我要是你,我此刻担心的应该不是离婚,而是老公在外面是不是有外遇。”Tina唯恐天下不乱,“你以为你不想,你老公就不想吗?”

Tina是思想品德老师,我总是怀疑校长给Tina这个职位是不是被Tina抓了软肋。

“人是动物不是神,除了吃喝拉撒,有欲望是正常的,你又不是小孩子,不要把这样的事情想成洪水猛兽。若有一天你老公见了你毫无感觉,你才应该真正悲哀,那个时候他不是身体障碍了,就是对你丝毫没有兴趣了。”

我听着Tina的论断心里暗自琢磨,那我和廖医生呢?完美到无懈可击的廖医生,为什么要主动提出不同房呢?是不能呢,还是不想呢?

“报……报告,老师,我交作业。”李术是我的学生,他抱着一摞作业本站在办公室门口,脸一阵红一阵白,也不知道这段对话听了多久。

“进来。放这里吧。”

李术放下作业本,红着脸唰一下就跑出去了。我起身想追出去叮嘱两句,被Tina拦住了,“14岁的男孩子早都情窦初开了,你追出去,解释什么?解释语文老师因为不能满足,要和英语老师闹离婚?你还不如直接塞给他一颗炸弹呢。越描越黑。”

14岁是个很敏感的年龄吧,对这方面的认识正处于朦胧之中,若没有正确的引导恐怕后患无穷。我挠了挠头。作为一个心理淡漠的人,我讨厌做班主任,讨厌心里被塞满一群青春期的小毛头,讨厌为他们操碎了心。哎,我琢磨着,是不是应该让廖医生过来,给这群小毛头上个情感公开课?

叹了一口气,我想到正经事,“你说如何在和男人不发生什么的情况下,能有个孩子?”

“试管婴儿咯,”Tina很有经验地说,“不过,你得找你丈夫借个东西才行。”

3

晚上回到家,我正琢磨怎么和廖医生开口借那个,就看见廖医生趴在厨房地上,我竟然咽了口水。

我足足看了有10分钟,直到满头大汗的廖医生回头看到我。

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廖医生的前襟都湿透了,我突然慌忙撇过头。

“我知道我脏透了,”廖医生烦躁地说,“厨房的下水道堵了,水漫了一地,刚擦干净,又漫了出来。”

所以一向干净整洁的廖医生,此刻满身湿漉漉的,都是下水道的污水?

“扑哧”,我笑出了声。

廖医生气恼地看着我。

看着他三分可怜的模样,我扎起头发挽起袖子,“你出来,我来吧。”

我们的厨房很窄,基本只够一个人腾挪转身,洗菜炒菜。廖先生举起双手和我面对面交换位置时,我们的距离不到10公分,看着面前的男人,我突然心跳加速,“那个……我想向你……借颗……小蝌蚪。”

在这种奇怪的场合下,提出这种奇怪的要求,真的很匪夷所思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脱口而出,今天的我似乎有些反常。

廖医生再次用相亲时那种饶有兴致的眼神看着我,嘴角一扬说道:“不借。”然后把抹布塞进我的手里,“因为太脏。”

我的心一颤,脏这个字让我感到一阵颤栗。从胃部涌上来的恶心让我跑到卫生间,对着马桶一阵干呕。

脏这个词,王爱红对我说过不下一百次。

14岁,我发现自己身体不对劲时,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。我颤抖着告诉王爱红,我流血了,王爱红看到我的裤子,喊着:“你怎么这么脏!!!”然后丢给我一片卫生巾。

我始终记得,我站在王爱红身旁,看着她在水池里洗裤子,边洗边说:“你怎么这么脏!”

自从那个时候起,我以为自己,是肮脏的。我曾经因为自己的肮脏自卑了很长一段时间,我以为我会陷入自卑的泥沼中不可自拔。我躲避一切的男生,贴着墙根,走在阴影里,把自己藏在角落里。每个月生理期的日子,躲在厕所一遍又一遍清洗,恨不得自己立即死去。

脏这个词,在我的噩梦中出现了成百上千次,像巨石一样压在我的胸口。以至于成年后,当我可以正视这件事时,我也不想再与任何一个男人有近距离接触。

我从卫生间回到厨房,赌气一般跪在地上,使劲擦橱柜下的地板,越擦越气。虽然我也不知道,我到底在气谁,气王爱红,气廖医生,还是气我自己。

待我擦干净地板回过头时,看见廖医生换了干净的衣服站在厨房门口,目不转睛地看着我。

“你擦地板的样子,还蛮好看的。”廖医生嘴角含笑,他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,很好看。我不相信这样柔情似水的廖医生会沦落到相亲才能结婚。他一定有什么隐疾,才会主动提出要这种婚姻,才会拒绝我。

只是一颗而已!他随便一次就有千万个兄弟,何必在乎一个。哼!

我没好气地说:“你夸人的方式,还蛮另辟蹊径的。”

“去吃饭吧。”廖医生怎么能像没事人一样呢?他难道看不出来我在生气吗?!

“不去!”

“人是铁,饭是钢,你不吃饭怎么继续和我,或者王爱红斗争?”

廖医生不愧是心理学医生,连说话都直中要害。

一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强势母亲,一边是这个不借我东西的丈夫,哪方看上去都不像好糊弄的样子。偏偏我被夹在中间。

晚上我做噩梦了。先是梦见一块巨石压在我的胸口,让我喘息不得,我用力举起巨石,发现巨石变成了王爱红的脸,她的脸狰狞着向我咆哮:“我王爱红的女儿怎么这么脏!”

我哭了,哭着求饶,然后王爱红的脸变成了一个男人的脸,模糊得看不清,我用力去辨识,发现那人是廖医生。

他说:“别怕。”

然后我就惊醒了。他的声音那么近,仿佛就在耳边,我还能感受到耳边的温热。我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我怎么了?

起床去卫生间。打开门,湿润氤氲的空气扑面而来,玫瑰香的沐浴露味道蹿入鼻孔,廖医生洗澡了?在凌晨三点?

余光瞥向脏衣篮,我发现了一床被单和一条裤子。作为廖医生的太太,我几次三番提出帮他手洗衣物的服务,但廖医生都谢绝了我的好意。

我展开被单,有一块巴掌大的地方潮潮粘粘,半干半湿,凑近鼻孔闻了闻有一股很淡很淡的腥臭味。

这是,传说中的?!

60万助孕包成功包男孩

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,然后猛然丢掉被单,抱着马桶干呕起来。毕竟我连男人的手都还没牵过,这么近距离接近,真是让人,不自主地,恶心。

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些呢?

我偷偷问了百事通Tina,她回过来一段语音,伴着摇滚蹦迪还有各路男人的嘻哈声。Tina虽然结婚了,但时刻不忘抓紧时机放飞自我。Tian说:“成年男子,婚后这样,不是生理疾病,就是太久没有那种生活。所以,要么他太孬,要么他很忠。”

我思量着,廖医生到底是有身体隐疾,还是如此忠于我们的婚姻?

4

第二天一早我坐在餐桌旁,慢条斯理地吃着面包,时刻准备着捕捉廖医生看见阳台上晾晒床单的精彩表情。

他怔了一下,我还以为红晕会爬上他的脸颊,然后他羞得跑回屋去,整理一下表情再出来面对我。但廖医生只用了一秒钟就恢复了淡定,“你洗了啊,不脏吗?”

“嗯,啊?不脏啊。”换做我尴尬了,好像我洗了什么不该洗的东西一样。

廖医生坐在餐桌前,拿起一片我抹好果酱的面包,“酱多了,太甜了。你要少吃甜,毕竟生理期吃甜食,对身体不好。”

我抹果酱的手停在半空,“你怎么知道我生理期啊?”

“我送你去学校,出门记得把卫生间的垃圾带上。”

卫生间的垃圾。我把头埋得很低,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。但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用同一个卫生间,同一个纸篓,被对方看见,应该不算是一件丢脸的事吧。

原本是想调侃一下廖医生,没想到引火烧身啊。

“你今天不去诊所吗?迟到了怎么办?”

“作为你的丈夫,我有义务旁听你的公开课,所以我给自己放了一天假。”

嗯?怎么话锋一转,突然变得这么温柔体贴负责任?我喝了一口牛奶压压惊。

廖医生说:“那杯是我的。”

咳咳。

廖医生两年前离开体制内,开了一家心理咨询室,本以为创业艰难,没想到患者口耳相传,等待就诊的患者已经预约到了半年后。他们都说,廖医生为人谦和,讲话温柔,他的目光如春风,能抚平焦虑、急躁、抑郁、自卑。

但我总觉得廖医生在温文尔雅的外表下,很难琢磨。

我们刚走进学校,Tina就在校门口欢天喜地地扯着我,“你上个月辅导的那个化学竞赛一等奖的学生,李术,他的家长找上门了。”

“感谢我吗?不用了,这是应该的。”

“你想得美啊!她像疯狗一样在办公室闹事呢!”Tina对一切八卦都抱以极大的热情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她儿子给你写的情书被她发现了。公开课马上就要开始了,但那个女人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。”Tina满脸都写着“你死定了”。

又是一个神经兮兮紧张过度的母亲吗?我深呼吸,在胸前提了一口气,准备去会会她。没想到廖医生先我一步走向教学楼,“我去看看。”

你看什么啊?不会是准备看我出丑吧?

还没走进办公室,就听见女人咆哮的声音:“你们这里的老师还要不要脸?!我儿子才14岁!她就这样诱惑我儿子!”

李术的头埋得低低的,恨不得从脖子上掉下来揣进怀里。他看到我的鞋子,迅速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又把头埋得更低了。那是一个极具化学天分又腼腆的孩子。在化学的世界里他像国王,在现实世界里他总是小心翼翼,耷拉着脑袋。

我捡起被女人扔在地上的“情书”,廖医生凑过头来看了两眼,先我一步开口:“不过是一封普通的答谢信,硬被你扭曲成情书?”

“亲爱的,致我最爱的,这不是情书是什么?!”

“也许你应该反思,为什么孩子用这样的字眼形容老师,而不是形容像您这样伟大无私、操碎了心的母亲。”

不得不承认,廖医生反击的姿态比我想象中帅气。

女人愣了一下,像被戳了软肋,“你算哪根葱,在这里管我们的事?!校领导呢?我要见你们领导!”

李术低着头,胳膊被女人死死拽在手里。我看在心里,觉得好疼。

廖医生用手捂住李术的耳朵,然后用极轻却极有分量的语气说:“你现在用的每一个词,说的每一句话,都会对你儿子的整个人生造成深远的影响。他永远都会记得今天。

“你以为你在替他伸张正义,但也许他觉得全世界都在看他的笑话。你儿子现在一定羞愧得恨不得立刻死去,希望你不要让你儿子带着这种羞愧,过一辈子。”

李术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抬头看了看廖医生,又看了看他母亲。

女人愣在那里,似是在思考,犹豫半天,缓缓放开了李术的手,“儿子,去上课吧。”

我看向廖医生,露出老母亲般慈爱的满意微笑。

就在这一刻,突然传来火警的声音。

5

我的手被廖医生攥了起来。我浑身一颤,本能地想要抽回,但被廖医生攥得紧紧的。

女人拉着李术,廖医生拉着我跑向门口。我们刚出办公室,瞬间被涌动的人潮埋没。

廖医生拉着我的手,把我护在靠墙的一端,我在里,他在外。那些跑跑嚷嚷的学生纷纷擦过廖医生的肩膀,推推挤挤,他的西装皱了,他的眼镜歪了,他的额角沁出细细的汗珠。

我知道廖医生是一个有洁癖、讨厌拥挤、讨厌和别人身体接触的人。

他讨厌嘈杂的环境,讨厌喧闹的人群,讨厌无序的拥堵。

但这一刻,他站在外面,把相对安静的空间留给我。

而且,还拉着我的手。

我心里一紧,火辣辣的感觉从手心传来。他这是在保护我吗?

被人潮冲进操场,所有的人面面相觑,着火了吗?哪里着火了?找不到一丝黑烟,或者着火的痕迹。

故事:女儿婚后一直未孕,我偷偷调查却发现她隐瞒3年的婚姻假象

“通知,通知,刚才是防火演习,现在请各班主任带学生回教室继续上课。”

“搞什么啊!”

“我还在睡觉呢!”

“我的数学卷子写到最后一题了!”

“我脚都崴了,竟然只是演戏!”

“刚才有个小哥哥跑过我身边,好帅呀,你知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?”

学生们立刻炸了锅。学校从没搞过不预先通知的防火演习,大家兴奋地站在原地叽叽喳喳。

“通知,通知,刚才是防火演习,现在请各班主任带学生回教室继续上课。最后一名回教室的学生来教导处报到。”

瞬间,所有的学生如潮水般倒灌而回。

我看见王爱红的身影从播音室走出来。

“刚才的通知是你播放的?”我问道。

身为教导主任的王爱红黑着脸没有回答,用鹰一般的眼神捕捉着没有回教室的学生。

“学校的楼梯这么窄,发生踩踏事件怎么办?!”

操场上看不见其他人了,王爱红才开口:“公开课快开始了,市领导马上进校,你快去教室准备。”

“我问你为什么不顾学生安危临时进行防火演习?!”

“这次全市比赛的公开课关系你的前途,你那个学生家长纠缠不休。我王爱红的女儿绝不允许在这个时候出岔子。”

我气得浑身发抖——我一直以为王爱红只是爱女心切,望子成龙望女成凤,生怕我的人生走错一步,但我从来没想到,她竟然自私到如此地步,拿上百个孩子的生命安全开玩笑。

“廖远航,我寄给你的药你吃了吗?我已经通知过你很多次,必须在今年生孩子!”

王爱红近乎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。她私下联系廖医生了?还寄了药?羞愧爬满我的心头。

“我说过我不想要当老师,我不想要晋升,我更不想要生孩子!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干涉我的人生?!”积攒了这些年的怨气在这一刻全部爆发。

“反了你了!”母亲扬起的手被廖医生握住了。

一般来说,胚胎评级跟以下几个因素有关,胚胎的细胞数,分裂后细胞的均匀程度,以及碎片程度。
这里先说一个比较常见的分级法,是从一级到四级,一级最好,四级最差: 康莱定给大家讲解一下胚胎级别描述:
一级:细胞分裂均匀; 没有碎片;
二级:细胞分裂均匀; 有少许碎片; 2.5级:细胞分裂大致均匀,有些碎片;
三级:细胞分裂不均匀; 没有碎片或有些碎片;
四级:细胞分裂均匀或不均匀;碎片比较严重。
这里康莱定要补充说一下为什么会有碎片。碎片的生成是细胞凋亡的征象,当胚胎受到自身原因或体外环境压力时,会产生DNA修复机制,排出对机体有害的细胞成分,导致碎片的生成。所以碎片越多的胚胎,生长潜力可能越差,这成了判断胚胎好差的一个重要标志。
一般一级和二级的第三天胚胎都是很不错的。三级的差了点,但还可用。四级则不太会被移植或冻起来。

鲜胚冻胚都有成功的,也有失败的,个人情况不一样,要是能移植鲜胚,干嘛要等冻胚呢?鲜胚移植成功的多着呢,我要不是取卵后腹水了,巴不得当时就移植呢。。。祝福

试管婴儿新鲜胚胎移植,还是冷冻胚胎移植,主要取决于患者当时情况。对于存在有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,或者是新鲜周期的时候,突然发生感冒、发烧以及等其他不适合怀孕的时候,我们会选择冷冻胚胎移植。对于没有什么新鲜移植禁忌症的患者,是选择新鲜胚胎移植还是冷冻胚胎移植,取决于患者本身选择。在成功率来说,新鲜胚胎移植和冷冻胚移植的成功率是相似的,理论上讲冷冻胚胎因为内膜准备更加充分,减少了促排时高雌激素血症对内膜的影响,总成功率稍高一点。但是据数据统计,高的百分比也只有5%左右。冷冻胚胎还要面临一个问题,就是胚胎冷冻再复苏的复苏率,也就是说97%左右的胚胎可以在冷冻复苏后达到原来冷冻前的相同水平;但另外有3%因为胚胎本身质量的问题,所以冷冻复苏之后会发生裂解、退化等,造成胚胎不能够移植,造成怀孕几率的降低。综上考虑,目前还是建议能新鲜胚胎移植的新鲜移植。因为还要考虑冷冻胚胎,对于胚胎表观遗传学的影响等现在是未知的,我们主张还是减少干预。

求子助孕网哪里能助孕生子


参考资料

标签: